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破解政府干预与不干预之争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2:47 阅读: 来源: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破解政府“干预”与“不干预”之争

201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由美国两位经济学家托马斯·萨金特和克里斯托弗·西姆斯分享。当今世界,无论是对理论经济学还是应用经济学的研究,美国都拥有大量的学术研究中心和数量众多的高水平经济学家,这也就奠定了美国经济学的学术成就,使得美国经济学家主导了前往瑞典斯德哥尔摩的鲜花之路。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宣布是所有诺奖中最迟的,或许这是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诱发了全球经济的一次大衰退,以及全球经济仍然处于缓慢的复苏状态中不无关系。对于这一场经济危机以及解决危机之道,为什么经济学家的研究既没有提出一个预警,也没有给出一帖药方呢?显然,诺奖委员会与经济学家、政治家和广大公众在思考同样的一个问题,经济政策在市场经济运行中的作用是什么?对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揭晓,诺奖委员会所言的理由是他们“对宏观经济中因果关系的实证研究”,就是“预期”经济政策与经济的相互影响。  政府不是“无为而治”的  如果考察最近三年全球宏观经济运行的特点以及经济学界对经济政策的争论,在我看来,这次诺贝尔经济学奖对中国宏观经济运行和政策调整有着两个特殊的含义。  第一,政府不是“无为而治”的,要重视“信息反馈”的作用,以便制定更加符合经济主体的决策和行为的政策。我们知道,经济理论研究中存在着主张政府干预的各种形式的凯恩斯主义和提倡自由市场经济的芝加哥学派。在2011年之前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的主要学术倾向是反对政府干预的自由市场经济的思想。在两位经济学家中,托马斯·萨金特是理性预期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研究成果不会逊色于1995年获得诺奖的罗伯特·卢卡斯,理性预期学派的思想基础就是政府的政策会影响经济主体的决策,经济主体的各种决策反过来抵消了政府政策所想要达到的作用,那么政府干预经济运行的政策注定是要失败的。  然而,不同于理性预期学派,托马斯·萨金特在1982年5月发表的一篇《超越宏观经济学的需求与供应曲线》以及其他相关的论文中发展了一个重要的思想,他认为弗里德曼的货币供应的K比例规则是僵化的,不能够对宏观经济运行的变化做出反应,也就说,货币当局即使在短期内也不应该坚持K比例规则。那么,应该是一个什么规则呢?他提出的政府规则是只有理解最优的经济主体采取的决策规则所基于的一般的动态环境,才有可能产生出一个真正的正确政策。反过来说,一个经济主体的决策规则就是另一个经济主体的决策约束,宏观经济的决策就不再是一个静态了,政府政策的最终作用与其设定的目标之间的差距可能很小,也可能很大。尽管制定一个正确政策的难度增加了,却是政策的方向所在。  要注意的是,经济学诺奖的颁布只是表明瑞典皇家科学院诺奖委员会对于预期经济政策对经济运行所起作用的重视,至于政府政策的干预程度及实际效应还需要经验来检验。而在全球经济仍然处于“二次探底”的讨论之中时,制定政府的“救市”政策应该获得更多的经济主体对经济的预期及其决策行为的信息,而不是简单地增加货币供应量和扩大政府支出。它告诉我们的是,一个相机抉择的政策并不是一个任意的政策决定。  双向因果关系分析方法  第二,宏观经济中的因果关系从单向到双向确定的经济思想,深化了经济政策所可能起到的稳定经济运行的作用。商业周期的波动原因是什么?是否与货币供应数量有关系呢?传统的经济理论认为,货币政策是受货币存量影响的。当货币存量的变化是不稳定状态时,有些国家会在某一段时间出现暴增或暴减,这使货币政策成为商业周期波动的主要根源。进一步看,未预期的货币存量变动是一个坏的货币政策的证据,而当货币存量能够以一种平稳的方式增长时,实际产出的波动就会更小。克里斯托弗·西姆斯等经济学家对美国及跨国历史数据的分析,发现货币供应与实际产出之间并不必然存在着很强的系统相关性。  那么,货币与实际产出运动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呢?究竟是货币供应量增长在先,还是实际产出增长在先呢?或者说,收入增长在先,还是货币供应增长在先?借助于新的统计方法,就是格朗杰的因果关系检验之后的结论是,一方面,确实出现了货币-产出-价格体系的相关事实,支持了货币存量在价格变动中作用的货币主义观点;另一方面,货币波动的根源更多来自于政策之外的因素影响。如果真是经济主体采取了各种不同的决策来实现其本身的利益,那么,简单将政策调整重点放在货币供应量上,就不是一个合适的政策,此时将利率引入到分析框架,货币-产出-价格关系就显得弱了。因此,政府的政策在关注货币供应量的同时要更重视稳定名义利率的作用,那么就可以预期有不同的产出和价格变动结果了。  经济政策制定中对双向因果关系的考察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这使得政府可以运用更多的政策工具,增加宏观经济的稳定性。当前中国宏观经济政策调整目标和调整措施就可以多借鉴双向因果关系的分析方法,这样不仅可以避免宏观经济的波动,而且有利于产出的稳定增长。  我们应当如何命名两位经济学家的思想?是不是可以将托马斯·萨金特和克里斯托弗·西姆斯称为双向因果关系的经济学家呢?无论是从他们都提出了“反馈一切”的角度,还是从“双向因果”的提法来看,如果没有更加合适的称呼,不妨先用一下。  两位学者更多的是差异性  最后,我还想说几句学界对2011年经济学诺贝尔奖的一个看法。两位经济学家的研究领域有相同之处,但更多的是差异性。为什么诺贝尔奖委员会让这两位经济学家共享经济学奖呢?托马斯·萨金特的最主要学术贡献集中在理性预期理论和动态宏观经济理论,而克里斯托弗·西姆斯的学术专长是在计量经济学方面,他发展的向量自回归方法是运用非常广泛的一种计量工具。当然,这两位经济学大师在宏观经济学、货币经济学、时间序列等领域有着杰出的贡献。如果将两位经济学大师研究成就的最相似之处放在一起,又是诺贝尔奖委员会最愿意看到的具有现实经济意义的学术贡献——政府应当对宏观经济进行合理和合适的干预,托马斯·萨金特教授和克里斯托弗·西姆斯教授是最佳的“黄金搭档”。(作者系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生导师)  学界声音  西姆斯和萨金特都是我们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的一员,他们获奖真是好消息。诺奖对他们两位都是迟来的肯定了。西姆斯教授多年前就对计量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做出了巨大贡献,在计量经济建模尚在使用联立方程组时,他就提出使用VAR(向量自回归模型)。萨金特教授对理性预期在经济学中的应用做出了贡献,支持同一理论的芝加哥大学的罗伯特·卢卡斯教授多年前就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昨晚(10月10日)我同我们经济系的同事和夫人们一起在中国餐厅吃晚饭,庆祝这个月的集体生日。在谈到诺奖的时候,我就说西姆斯早就应该得奖啦。当然那时候我们也提了些其他人的名字。没提到萨金特,是因为我们只谈了系里的全职教授,而萨金特是(我们经济系的)兼职教授。  ——著名经济学家、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教授邹至庄  对理性预期学派来说,从其产生到现在的三十多年时间中,可谓既是“天使”又是“魔鬼”。  说它是“天使”,是因为理性预期理论对宏观经济理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所主张的理性预期、货币中性、自然率假说,现在已成为现代经济学的基石和基本概念之一。在方法论上,他们所倡导的经济计量模型,比如西姆斯创建的“向量自回归”(VAR)模型也已成为经济学的基本分析方法之一,该统计模型要比大多数的传统模型具有更好的预测能力。  此外,理性预期理论还对矫正凯恩斯主义政府干预过多过宽的做法、主张发挥市场调节的主导功能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但另一方面,理性预期学派所奉行的极端市场观点,又必须为此后特别是当今世界性的金融危机承担一定的责任。在这个意义上,他们又扮演着“魔鬼”的角色。按照国外有关专家的评论,此次将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萨金特和西姆斯,既是一项出人意料的决定,又是一项艰难而又大胆的决定。  ——外经贸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李长安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